就她现在这个鬼样子,还能出院?

莫夕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深深吸了口气,三年来第一次鼓足勇气违抗盛淮安的命令。

“淮安,我今天的确和薇薇有点事情,不能回去,你别找我了,早点休息吧。还有,我手机快没电了,在外面不好充电,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。”

说罢,莫夕立马挂断了电话,顺便将手机的电池抠了下来,确保不会再有任何人的电话能够打进来。

果然,盛淮安再打,电话那头传来提示音:“您好,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不死心,再打。

同样的机械提示音。

盛淮安的脸色铁青一片。

……

夜。

今晚是莫家举行的宴会,上流社会的人士觥筹交错,纷纷为莫家千金莫心颜苏醒回国而庆贺。

“那不是莫夕吗?”

“对啊,她怎么还有脸来,如果三年前不是她耍手段,莫家大小姐怎么也不会受那么大的伤害。”

“今天是开给莫大小姐的庆贺会,这种场合她也来凑,得多不要脸。”

“哎,说不定又要耍什么花招,赶紧离她远点,省得到时候中了她的招。”

窃窃私语不断从莫夕耳边传来,如果说习惯,被骂三年,怎么说也习惯了。

可还是会忍不住痛。

莫心颜被奸污的那一晚,让莫夕彻底成为了众矢之的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她故意布局想要毁了莫心颜。

这三年来,莫夕受尽了指点,忍够了羞辱,甚至……还被她此生最爱的男人,足足折磨了整整三年。

真的够了。

以前是因为莫心颜没醒,莫夕哪怕有天大的委屈也无法解释,但现在莫心颜醒了,心里创伤也慢慢恢复了,那是不是也该还原当时的真相,洗刷她的冤屈了。

“妹妹?”正在莫夕发着呆的时候,莫心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端着香槟朝她走来。

她穿了一袭白色长裙,脸色红润,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在病床上躺了三年的人。

莫心颜笑,“我当时给你发短信,你没回我,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。”

莫夕摇了摇头,“我肯定会来的,心颜,你知道吗?这三年,所有人包括盛淮安都认定了是我约你去酒吧的,可明明那天,是你约我去的。”

那天,忙完一切准备上床睡觉的莫夕收到一条信息,是莫心颜的,说她在酒吧遇到了点麻烦,让她赶紧过来。

那时候已经很晚了,可莫夕根本没有多想,连鞋都没换,就按照莫心颜发的位置赶到了过去。

等了半天都等不到人,莫夕只好又发了一条短信询问,可这时候的她,却万万没有想到,莫心颜正在距离她不远处的小巷子里被奸污。

莫夕愧疚,是因为愧疚她当时没能发现这一幕,却绝不是耍手段害莫心颜变成植物人的地步。

现在,她只盼着莫心颜能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,还她的清白。

“我约你去的?”莫心颜失笑,挑眉看了莫夕一眼,“妹妹,这都多久过去了,没想到你还是那么天真。”

“什么?”莫夕错愕的看着她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扫码关注